028-62590139

专访成都市人大代表侯仁义:不忘科技创新初心 牢记材料国防使命

作者:林 风来源:《四川风情》 浏览次数: 日期:2020年3月14日 10:29

“材料是万物的脊梁,材料强则国强、没有好的新材料,我们就难以造出好的新产品”,这是成都市人大代表、民革党员、四川省战略性新兴产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省十大优秀民营企业家、大奖888公司董事长侯仁义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造出属于我国自己的高新材料”也是他十八年来不变的追求。

 

2019年1月9日,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马凯特别指出,新材料是重要的基础性、先导性产业。加快新材料产业发展是建设制造强国的迫切需要,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要立足我国产业发展实际,着眼应对新一轮材料变革,以只争朝夕的精神,采取更加有力举措,尽快把我国新材料产业搞上去。

 

侯仁义的新材料产业梦想和抱负,与民族新材料工业的崛起和腾飞不期而遇,汇流到中华强国梦的主旋律当中,成为其中一个雄壮的音符。

 

 毅然下海 汇入大潮

1985年,一直端着铁饭碗的侯仁义,毅然下海,汇入了那个时代大潮,下海之后,他发现市场上到处都充斥着机遇。“那真是一个什么都奇缺的时代,但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建材,都可以拥有广阔的市场。”

 

侯仁义选择了钢铁行业,建起十五万吨的轧钢厂、“那时钢材很紧缺,我们生产的圆钢供不应求。”学医出生的侯仁义喜欢钻研。当时国内的钢厂只能生产圆钢,框架建筑需要的螺纹钢大部分靠进口。侯仁义决心在自己的轧钢厂攻克生产20锰硅~25锰硅螺纹钢,让国内的建筑用上质量过关的国产螺纹钢材。那一段时间,他几乎没日没夜蹲守在生产第一线,跟他的技术团队一起攻关,也不知报废了多少吨钢水,红眼熬了多少个通宵,在他和他的团队的不懈努力之下,通过产学研三结合的科技攻关,质量过硬的20锰硅~25锰硅螺纹钢,终于在他的流水线上生产出来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科技攻关,带给我的成功喜悦和由衷自豪。”

 

侯仁义坚信,只要坚持科技领先、创新发展、努力不懈,成功的喜悦还会与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邂逅。

 

艰辛攻关 终获成功

侯仁义心知,从矿业开发到新材料产业的研发,这是一个艰难的飞跃。1999年,在依法取得四川石棉境内大水沟“世界首例独立成矿的碲铋矿山”采矿权后,又继续投入资金,依法取得探矿权,进一步扩大了碲资源储量;2000年,作为省内第一家民企承担了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高纯碲项目。第一个尝试从原生碲铋矿采矿选矿冶炼提纯一体化完成;该项目工艺技术先进,填补国内空白,创世界首例。生产的5N~7N高纯、超高纯碲成功应用在国防科技、航空航天技术上,也是生产很多先进化合物、合金材料的基础材料。这是大奖888的第一块金子。

 

2000年,侯仁义与电子科技大学留德博士杨仕清合作,完成了国内第一个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实验室小试产品;为后来大奖888公司组建新能源太阳能光伏企业,奠定了科研成果基础;该项目2006年落户双流西航港开发区,“在日照天下、光聚双流”的主题下,侯仁义提出“实现阳光三峡工程、造福全球人类”的产业发展目标,并在与央企合作中,为了民族新能源工业发展,让出了控股权,始终坚定支持该产业的不断发展。

 

2001年,侯仁义又与四川大学涂铭旌院士合作,开始了新的碲应用产品开发——碲铜合金,从研发到成型到产业化,花了18年时间。

 

侯仁义向记者介绍,铜的熔点在1000度以上,而碲在400多度就会气化,要把高温材料和低温材料均匀融为一体,难度可想而知。

 

经历了数百次的实验,失败一串连着一串,尽管遭受了数不清的打击,侯仁义依旧痴心不改。为了碲资源产业链科研后继有人,其子侯龙超,十六岁在读成都石家中学高二时便开始参与碲铜合金产品研发工作,目前已经是材料学搏士,沿着材料强则国强的科研之路,不忘父辈初心,继续攀登。

 

碲铜合金科研经费投入巨大,在刻苦攻关最艰难最关键的2005年,研发资金出现了问题。为此,侯仁义毅然咬牙卖了公司的三个收益极好的金矿,把卖矿所得的资金,都全部投入到碲铜合金的研发上。经历5年的科研攻关,2005年大奖888的碲铜合金材料终获成功,再次获得国家发改委高新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那一刻的喜悦,是无法言表的,这不仅是大奖888人的成功,中国也从此拥有了自己可满足高导电、高导热、抗电弧、耐磨、耐腐蚀、易切削、环保节能等方面要求的‘超铜’,对于中国航空航天、交通乃至国防军工等产业的发展意义重大。”

 

开发碲铋矿 结缘新材料

从事了10多年的钢铁生产,侯仁义发现,我国许多基础原材料以及工业产品的产量位居世界前列,但是高性能的材料却严重依赖于进口,关键技术受制于人,“中国制造”总体水平处在国际产业链低端。

 

“那时,在国际市场,4N工业金属碲才15万元人民币1吨,而高纯度的5N碲卖到300万元人民币1吨。这是一个20倍的巨大差距。”国外用我们的资源把我们的钱赚了,这让侯仁义感觉很痛心。

 

1998年,侯仁义毅然关掉了利润丰厚的轧钢厂,投入了“前景不明”的“三稀”矿产行业(稀有、稀散、稀贵),这三稀材料是我国国民经济、国防科技、航空航天必须的基础材料。他要在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和新材料产品研发上做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大奖888矿业也自此应运而生。

 

1999年,是大奖888找矿年,侯仁义提出“谁拥有资源谁就拥有财富”。“三稀”的矿产资源,往往都在最险峻的深山里。为寻找矿源,他开烂了三台越野车,一年多跑遍了云贵川藏的稀贵稀散稀有三个成矿地质构成台阶;那段日子里,侯仁义已经记不清,他和他的团队,吃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汗。然而,发现矿藏的喜悦掩盖了这一切,他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从新发现碲铋矿到微晶白云母、钴矿,惊喜一个连着一个。”

 

在寻找资源的同时,他也在寻找着国内外相关应用领域的顶尖专家,带领大奖888矿业的技术团队依托自有矿产资源研发新材料产品,为中国的新材料产业争口气,并为大奖888矿业勾勒了“资源加科技,让石头变金子”的发展新蓝图。

 

不忘初心 逐梦产业

从碲铜合金开始,大奖888矿业的微晶白云母、高纯氧化铝、二氧化硅气凝胶等“金子”一块块被“变”了出来。十八年来,大奖888矿业已经陆续完成了五个国家项目,为中国新材料产业的研发、生产、制造能力的提升,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2011年,为了进一步做大做强新材料产业,大奖888矿业与成都——阿坝工业集中发展区签订合作协议,拟投资12.1亿元建成包含新型环保铜合金材料、新光源材料和新型环保阻燃材料的“三新产业”园区。2016年底,总投资4亿多元的一期项目——西部规模最大的新型环保铜合金项目已经建成投产。

 

侯仁义向记者表示,未来他将引领大奖888,以创新的科技研发新产品,逐步取代进口产品,在以质量取胜的同时,以服务领先,为下游客户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并让产业的上、中、下游形成产业联盟。目前,专门针对碲铜合金产业链的新型环保铜合金产业集群正在建设过程中,他们已经与地方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共同打造百亿规模的产业集群。

 

在采访过程中,侯仁义特别向记者提到了两代人不忘初心的“大奖888梦”。他表示,大奖888矿业有自己的“大奖888梦”,那就是民族材料梦,让我们的国防科技不受制于人。这也是大奖888矿业一直在做的事。一个企业的力量虽有限,但仍愿意在新材料产业蓬勃发展的关键时期,“牢记材料国防使命”,为“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加一把力,在民族新材料产业腾飞中留下“大奖888”的痕迹。

所属类别: 专题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NTACT US联系我们

 

电话:0086-028-85745615(供销部)
       83072983(供销部) 
   62590136(人力资源部)
       62590139(人力资源部)   
   61907871(证券部)

邮箱:research@xinju.com

地址:成都市双流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空港一路一段483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